成都市郫县红蜀蓉工业筛网厂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企业新闻 资质荣誉 产品展示 行业动态 公司相册 筛网常识 联系我们
产品搜索:
欢迎浏览本站!
相关内容
油价“入冬” 油运“迎春”
传统能源巨头纷纷“入海”,
油价暴跌带来重大冲击
山东港口烟台港烟淄管道齐成
石油价格战是否会引起沙特俄
沙特为何悍然发动石油价格战
国际油价暴跌 石油“三国杀
联系我们
成都市郫县红蜀蓉工业筛网厂
网址:http://www.cdhsrw.com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团结镇石堤村
关于我们
 
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动态 >
油价“入冬” 油运“迎春”
    时间:2020-03-18 05:23 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 作者:郫县红蜀蓉工业筛


  近日来,国际油价出现“史诗级暴跌”。究其原因,即俄罗斯拒绝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进一步减产的建议和沙特迅速降价并增产,引发国际油价跌至长阶段低值。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“熊市”的大背景下,沙特和俄罗斯的强硬均出人意料。受此影响,专业机构预测,下周国内成品油价或步入“5元时代”;而美国也宣布,将购买大量原油用于储备。

  而从历史而言,油价暴跌总是能给油运市场带来“春天”――因为需要用油轮囤油以图将来,导致市场运力紧缺,供需失衡导致运价上涨――很简单的市场原理。而一旦油价上涨,油轮运力供应充足,油运市场的这种绝好日子也会随之戛然而止。

  上市公司获益

  3月6日结束的OPEC+会议谈判失败,OPEC与非OPEC国尚未就是否延长和进一步扩大减产达成一致,既无减产延期也不扩大减产,未达成进一步减产150万桶/日的协议,俄罗斯表示自4月1日起各国产量可不受限制(此前,OPEC内部统一扩大减产150万桶/日,其中OPEC减产100万桶/日,非OPEC减产50万桶/日,但遭到俄罗斯拒绝)。有媒体报道称,沙特将从4月起增产作为报复。

  自此,原油价格出现大幅下跌。3月7日,布伦特原油期货收报45.27美元/桶,下跌4.72美元或9.44%,为2008年1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。3月9日,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份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日内跌幅32.32%,报27.94美元/桶,触及2003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。5月份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13.46美元,报每桶31.81美元,下跌29.73%。

  下一次OPEC会议将于6月9日召开,若俄罗斯同意,可能会更早举行。后续OPEC会议或OPEC+会议谈判若达成减产,可能对运价形成利空。

  国际油价下跌,运输成本直接下降,这对于航运业来说是个极大的利好,尤其是正值上行周期的油运业。国内以油运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为股价应声上涨,其中以中远海能和招商轮船最为明显,分别于3月9日和11日出现两次涨停。

  VesselValue在2019年9月数据显示,招商轮船和中远海能旗下的VLCC船队规模分别位列全球第一和第二。招商轮船现有VLCC51艘、30.12亿美元,持有VLCC订单2艘、1.8亿美元,共计53艘、33亿美元。中远海能现有VLCC43艘、23.7亿美元,持有VLCC订单6艘、5.4亿美元,共计50艘、价值29.1亿美元。

  2019年9月25日,中远海能旗下全资子公司大连油运被美国财政部加入制裁名单;2020年1月31日起,美国取消对中远海能旗下大连油运制裁。制裁取消后消除了市场对中远海能经营情况的担忧,目前,中远海能经营情况已恢复正常,中长期发展乐观。

  VLCC市场“春意”盎然

  国际油价大跌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形势有望催生市场储油需求,而储油需求对于油运市场具有重大影响。根据招商轮船年报,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油价回升期间,海上浮舱一度高达1.1亿桶,租用55艘超大型油轮(VLCC),占当时总运力近10%,对当时运价形成强力支撑(2008年VLCC TCE年度均值为9.7万美元/日);2014年12月OPEC会议废除产量配额导致油价暴跌,同样引发大量储油需求(2005年VLCC TCE年度均值为6.5万美元/日)。

  供给端受浮舱储油占用运力、旧船提前拆解以及船厂复工延迟、脱硫塔安装延后的影响,即期市场或出现运力短缺。此外,新船交付逐年减少,克拉克森数据显示,2019年交付VLCC68艘,预计2020年和2021年将分别交付41艘和27艘,不考虑后续订单情况下未来VLCC新船交付分别下降40%、34%。

  运价方面,仍有不少向上增长空间。当前VLCC产能利用率不低,恐慌初期VLCC的等价期租租金(TCE)已经从2万美元/日水平企稳。2019年,油运市场走出低谷,运费水平大幅提升,行业实现扭亏为盈。2019年10月,受中远海能子公司大连油运被制裁带来的3.3%的运力退出影响,VLCC TCE均值达到近12万美元/日。2020年1月1日至3月4日,波罗的海原油运输指数均值1052点,同比上涨23%,环比均值下降18%;VLCC中东至中国航线均值45887美元/日,同比上涨70%,环比均值下降50%。运费同比上涨主要受益市场供需结构改善,行业处于上行周期。年初至今,受春节淡季的需求疲软叠加新冠疫情肺炎影响,给油运需求带来短期影响,运价环比呈现明显下滑趋势。

  考虑到疫情对一季度的冲击和后续的影响,华泰证券将2020年VLCC需求增效下调至3.9%(前值为5.4%)。预计2020年供给增速为3.7%,其中2020/2021年VLCC新交船数量分别为41和27艘(2019年68艘)。另一方面,如果原油价格继续下挫,将有望触发囤油需求,抵消部分经济下行带来的负面影响,也同时拉动VLCC浮舱需求增加。华泰证券分析认为,2020年-2021年行业处于上行周期。

  此外,油运基本面向上的同时,中美经贸协议签署也有望带来利好。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约定未来两年中国新增从美国购买能源为524亿美元(在2017年的基础上),2020年、2021年分别为185亿、339亿美元。3月2日起,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开始接受自美进口商品(其中包括原油、LNG)市场化采购的关税排除申请。尽管由于疫情对国内需求造成一定影响,但是中国自美进口的进展值得关注。有分析预计美国原油出口将在管道和码头产能增长支撑下继续增长。

  油价大跌带动储油需求

  21世纪以来,全球共经历3次油价暴跌。第一次是2008年-2009年,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经济放缓,油价在期间最大跌幅超过70%;第二次是2014年-2016年,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以及多国石油增产,油价在期间下跌超过70%。第三次是2020年,全球经济疲软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……

  以史为鉴,油价暴跌的主因无非两个:或因全球经济下滑,或因石油生产国增产,当然有时兼而有之。油价每次下跌都会带来一个显著的后果――促进需求上升,并推动油运兴旺。

  2008年是让全世界难忘的一年,极度的高涨到极度消沉的全球经济使得油价走出两个极端:布伦特原油在这一年的7月11日创下143.95美元/桶的最高纪录,也在12月19日书写33.87美元/桶的长阶段低值。在这年内,航运市场也是从盛夏走入凛冬,油运却因为油价的走低幸免于难。

  油价在2008年7月创出历史高值后,开始调整。2008年9月,雷曼兄弟破产引爆国际金融危机,油价也从当时100美元/桶的水平迅速跌落,最低至33.87美元/桶。

  油价下跌,带来了油轮储油需求,促使油运在2008年四季度总体延续兴旺。据专业人士表示,当市场预期未来油价会上涨时,就会出现期货升水,石油期货的价格较现货价格高。这一现象带来的储油需求巨大,到2009年年初,在锚地漂浮的油轮储存约9000万桶原油,待机全球经济复苏以及石油价格上涨。要知道,1艘30万吨级VLCC可装载200万桶石油,也就是需要45艘VLCC才能储存如此巨量的原油(当时全球VLCC船队规模为501艘)。油运,在2008年四季度仍然强势:VLCC日租金未曾跌破3万美元,苏伊士油轮日租金始终保持在3万美元以上;阿芙拉型油轮日租金最低为2.4万美元。

  窥探另一边,18万DWT级海岬型散货船日租金在2008年6月创下218955美元的历史最高后,在四季度大部分时间仅能维持在四位数的水平。代表全球经济风向标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(BDI),也在这一年创下11793点(5月)和663点(12月)两个极值。

  油价期货升水局势一直持续,油运兴旺的延续也持续到2009年的春末夏初。之后,受全球范围内的量化宽松促使经济好转以及美元疲软等因素影响,油价逐渐回升,储油需求减少,运价回调。路透社在2009年5月的一则报道中称“已有过去四个月用于浮式储油的19艘VLCC返回运输市场”。反映在租金上,2009年前三季度,VLCC平均日租金水平分别为45134美元、20955美元和16850美元。

  在此次油价调整期间,不但以投机为目的的浮式储油增加,各国也在增加战略石油储备。据了解,包括美国最大的石油枢纽――库欣石油枢纽――在内的岸上储油库也被装满,从2008年9月到2012年夏季,该国石油储量增加两倍多。

  中期调整引来投机需求

  尽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范围内的量化宽松让全球经济迅速反弹,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经济更长时间的调整。显然,2011年-2014年油价几乎一直维持在上百美元/桶的水平,与当时经济的发展状态是不平衡的。不合理的现象不会持久。

  2014年,供给面的大促动来了。美国页岩油气革命促使全球油气供给急剧增加、俄罗斯由于克里米亚危机不得不大量出口石油、OPEC不情愿失去市场份额,油价终于开始助推全球经济:油价呈现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三连降,布伦特油价从2014年的平均107.26美元/桶,到2016年的最低26.21美元/桶,三年下降75.56%。

  油价再次引来需求:消费需求,战略储备需求,还有投机需求。世界石油海运量也因之扭转颓势,开始上涨,这种趋势在2014年之后三年尤为凸显。2015年-2017年,全球石油海运贸易量分别为18.58亿吨、19.38亿吨和20.04亿吨(2014年的基数为17.85亿吨)。多国趁油价增加战略储备,中国的石油海运进口量跳升至3亿吨,2015年-2017年的量值分别为3.06亿吨、3.53亿吨和3.86亿吨;印度的数值则破2亿吨大关,2015年-2017年的量值分别达到1.96亿吨、2.15亿吨和2.16亿吨。投机需求也较为旺盛,据英国《劳氏日报》此前的报道,用来做短期仓储的油轮在2016年6月曾达到94艘,这其中约半数为VLCC。

  油运以及浮式储油需求的增长,也在这几年的油运租金水平上有所体现。VLCC的TCE已从2011年-2013年的颓势完全扭转过来,并在2015年平均达到近5万美元/日的水平。苏伊士型油轮的TCE也更加稳定在高处,其中2015年达到4.5万美元/日的水平。阿芙拉型油轮的获利水平也毫不落后,并在2015年创下TCE36851美元/日的阶段性纪录值。

  一切自供给减少灰飞烟灭,OPEC与俄罗斯等产油国组成减产联盟,并自2017年开始减产180万桶/日,油价开始回升,油运价格走低并在2018年趋冷。

  油价起起伏伏,对全球经济及各行各业均会产生影响。不过,油价的调整不但在期间对油运形成利好,而低油价将对可转换能源带来打击,更会延长石油等化石能源的使用年限并长期利于油运。

上一篇:油价暴跌带来重大冲击
返 回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3 成都市郫县红蜀蓉工业筛网厂  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团结镇石堤村

http://www.cdhsrw.com  蜀icp备13015569号-1